广东药学院附属第一医院

全站搜索:

您当前的位置是:医院首页 > 新闻 > 媒体报道 > 【广州日报】驰援日记|钟院士团队三次远程会诊,助危重患者转危为安

【广州日报】驰援日记|钟院士团队三次远程会诊,助危重患者转危为安

记录者: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驰援湖北武汉医疗队队员李文丰,现于武汉协和西院ICU参加救治工作。

3月5日,来到武汉快一个月了,在我们医护团队的精心治疗下,一个个危重症患者都成功脱离危险,顺利转入普通病房。今天,有同事去普通病房探望我们曾经照顾过的患者,回来后,他们对我说,原来住在11床的那个年轻女子现在恢复得不错,人也开朗阳光了很多。

11床,是她呀!我的思绪一下子飘到了2月初的一天——

34岁!她是病区里最年轻的危重患者

2月9日,是我到武汉协和西院ICU支援的第一个夜班,当时病区20张床,都是最危重的新冠肺炎、呼吸衰竭患者,无一例外都是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,还有六七个患者用着床旁血液净化机治疗。各种机器滴滴答答响个不停,无数个参数(心电监护、呼吸机、血滤机、PICCO、各种微量泵、输液泵)浮动在眼前,让人眼花缭乱!患者病情瞬息万变,性命危在旦夕!

20个危重患者大多都是60岁以上、有各种基础疾病的长者。但是,11床的患者才34岁!年纪与我相仿!她是我们病区当时最年轻的患者,也是迄今为止我们ICU收治过最年轻的患者。但新冠病毒并没有因为她年轻就放过她,我看过她的胸片,双肺几乎全白,病情非常严重。当时呼吸机已经给了很高的参数了,氧合水平勉强达标,如果再加重,恐怕就得用ECMO(人工肺)了。

虽然她不是我分管的病人,但我对她的关注一刻未停。当时,注射了镇痛镇静剂的她正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,呼吸机噗嗤噗嗤有节律地打着气,看似风平浪静,病魔却已然张开毒爪,一不留心,恐怕她就会命丧黄泉。

那天晚上,她顺利度过,但此后几天病情又反反复复,让人忧心。

我们的领队、广医一院张挪富副院长,还有徐远达主任都很关心她,大家谨慎地拿捏着她每天的治疗细节,关注着她每天的生命体征、液体出入量、痰培养结果、呼吸机参数、药物使用情况、血气分析结果等等,细心到极致。在旁观察的我心悦诚服。

尤其是科室主任徐远达,身先士卒,经常出现在病人床头为病人吸痰、观察病人的细微变化。有这样的将军,岂有不打胜仗之理。

钟院士团队三次为她远程会诊

2月11日下午,我们病区与远在广州的钟南山院士开视频会议,领队张挪富教授和科室主任徐远达向钟院士详细介绍了这个34岁病人的情况。钟院士听完病例汇报后给了一些实质性的指导意见,并且鼓励我们,让大家在照顾好病人同时,也要照顾好自己。话语朴实无华,我听完却热泪盈眶。

李文丰所在的协和西院ICU与钟南山院士远程会诊

视频会诊结束后,领队张挪富教授和科室主任徐远达及管床的温主任商讨,结合钟院士的意见决定为她拔掉经口气管插管,改为经鼻气管插管。此外还在药物上做了调整。

大家付出了200%的努力,期待她的病情能有所好转。但后来,她病情仍是反反复复。

我们的团队随后又第二次、第三次跟钟南山院士远程视频汇报,在钟院士的指导下,继续调整治疗方案。

虽然困难重重,但2月20日开始,她逐渐有所好转了。

管床医生默默站在床尾,紧盯着那一串串颜色各异的数据,由于大家全身裹得实实的,我没办法捕捉他当时的神情,但我估计他心里异常激动,起码我自己是这样的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我每天都会仔细阅读这个34岁女子的所有数据,包括所有的动脉血气、呼吸机参数的变动、抗生素的更换、出入量的把握,还有痰液的性质和量,皮肤的温度色泽……她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:氧合改善了,血压稳定了,尿量足够了,神志大致转清了,可以跟我们简单交流,还以笔代口问我们她的父母儿女在哪里。我们没人敢告诉她,她的母亲已经在楼上去世了。

这是悲剧,我们的任务就是阻止悲剧延续。

成功拔管脱离呼吸机

2月24日,注定是平凡又难忘的一天。患者病情明显好转,经过几个主任及管床医生的商讨,决定为病人脱离呼吸机,但考虑到患者刚死里逃生,风险仍大,暂时不拔气管插管,观察一天时间,如果情况稳定,再拔不迟。

要实施这个决定,大家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。其实那时候我们ICU病区已经取得了好几次脱机拔管成功的病例了,但还不够。我们需要更多的胜利,希望这位34岁的年轻女子能好好地活下来!

2月25日,为她拔管,几位主任下了决心。其实拔除气管插管对于ICU医生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,成功的失败的都有,但这次,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而且拔管后的呼吸道护理非常关键,如果拔管时机没把握好、后续护理不到位,病人随时可能再次出现呼吸衰竭而需要重新插管,届时更危在旦夕。

管床医生在为患者拔除气管插管

医生办公室里大家欢呼雀跃

拔管后,她顺利度过了白天。医生办公室里,大家欢呼雀跃!但仍不能放松,因为夜间可能有意外发生。

到了晚上,我值夜班,不用交班医生交代,我们也知道自己责任重大。患者很有可能在夜间发生病情变化,尤其是痰多、咳痰无力的时候,可能需要紧急气管插管。平时,气管插管就是高危操作,我们几个值班医生都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凌晨4点,她悠悠醒来,呼吸有些急促,氧饱和度也差一些。护士急忙找到我过去。我赶到她床边,认真查看了相关情况,没发现太特殊问题,于是安慰她:“不用担心,你已经好很多了,已经过了最难的时候了。”

她努力给了我一个微笑。因为带着面罩,而且整个人还比较虚弱,她没法开口说话。我告诉她,我们来自广东,现在全国有几万医护人员来支援武汉了,我是广药附一院的医生。我们加入了钟南山院士团队来援助武汉,钟院士还远程帮她会诊了三次,现在她病已经好了大半,再坚持几天,很快就可以出去跟家人团聚了。

她肯定听懂了我的话,连连点头,眼睛眨巴眨巴的,充满了希望。

随后几天,经过管床温主任、席医生及护理团队的精心护理,她一天天好起来,2月28日终于转出ICU,回到普通病房。

2月底,迎来这样一个大胜仗,我们所有人都备受鼓舞。今天听到同事带回她在普通病房逐渐好转的消息,我打心眼里感到高兴。期待每个病人都能转危为安。我们继续加油!


原文链接:驰援日记|钟院士团队三次远程会诊,助危重患者转危为安

媒体报道 |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0/3/9
 
来院路线
公交线路:途经农林下路站的公交车线路:
16/63/112/192/221/223/225/247/285/287/517/535/542/夜15/夜36
东山口电车总站:102/107/108
地铁线路:地铁一号线东山口站C出口
农林院本部(住院部、门诊部):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农林下路19号
电话:020-61321847(医务部) 020-61326127(预约挂号电话)61321923(急诊科)
共和门诊: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共和西横街1号 电话:020-61330057(服务台)
微信扫一扫
手机版

版权所有 ©2005-2015 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. 粤ICP备14066318号-1 

所有与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关的资料,必须与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签定书面协议方能下载,否则不得在网上和其他刊物上转